上海
取消
    选择城市
    选择城市
    热门城市
      按首字母查找

      红包缩水、年会打折:你的“新春福利套餐”变味了吗?

      90度地产

      2020.01.19

      果不是张灯结彩的街道和引发热议的春晚话题,M女士对于即将到来的“新年”,感触还不是太真切。

      M女士并非个例。这几年,“年味儿”变淡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过去,眼巴巴盼望着过年吃糖果、穿新衣、玩烟花、家人团聚的兴奋劲儿,如今,似乎只剩下7天年假里茶楼里的谈笑声、棋牌室里的麻将声和酒桌上的客套话。

      让M女士深刻感受到新年近在眼前的是同事陆陆续续收到的红包封袋,仿佛一道霹雳,直接惊醒这个还沉浸在常规工作中的“梦中人”,M女士赶紧掰着手指头盘算着今年要准备的红包份额,在淘宝上下了单,确认付款后,M女士长舒一口气。

      想到即将出手的几万块红包,M女士心头一紧,紧接着,长叹一声。

      曾经,令人欢欣鼓舞的红包和单位福利能够给大家带来满足感和心理愉悦感,但如今,“新春福利套餐”悄然更换着搭配,由此带来的感受也在发生着变化。

      二胎落地 “儿童新春礼包”回到十年前

      阿洁在参加工作之后,就开启了逢年过节“包红包”的漫漫无穷路,首次出手就给出了500元的大额红包,十多年间,随着收入的上涨,至前年,阿洁给孩子们准备的新年大礼包配置达到最顶峰:1000元现金+精心挑选的礼物。

      如此标配在兄长家二胎出生后发生了改变。去年,阿洁哥哥家喜添千金,这就意味着,阿洁的新年大礼包也要double,掐指一算,这要平添一笔不小的开支。想到儿子在北京大大小小的课外班和兴趣班,阿洁咬牙将新年大礼包降至每个娃600的红包,外加一份礼物。

      对于这次红包金额的缩水,阿洁能够给自己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孩子多了。”但令阿洁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收紧红包预算竟然来得如此之快。今年,由于阿洁身处的行业步入“寒冬”,加上儿子的教育开销和一家三口日常开销的增加,阿洁一家的收支天平明显向开支一侧倾斜。临近年底,阿洁纠结犹豫许久,终于咬牙决定,“新春礼包”统一精简为500块的红包。

      “10多年的时间,红包份额好不容易从500涨到1000,现如今,又重回原点。”阿洁苦笑。

      新晋“房奴” 大红包首次降配

      2019年,结婚三年的糖糖完成了人生中的另一件大事:买房。随之而来的,是无法避免的家庭经济压力。

      前几年,无房无贷,收入尚可的小两口每次回家都备着大红包,双方父母各5000,但凡见到家里的孩子,随手就能掏出面值400元的红包,老人欣慰、孩子也开心。虽然算下来,父母加上6个孩子,糖糖每年的红包支出达12400元,但看到一年到头少见的亲人和他们的笑脸,糖糖小两口也很是满足。

      对于即将到来的新年,掏空积蓄又背上房贷后的糖糖小两口不得不重新规划红包数额。一番商议之后,两人决定,给父母的红包数调为3000元,孩子们的红包金额也都下调了100元。

      成为“有房一族”之后,生活里的各项开支都或多或少的加重身上的负担,但糖糖觉得,红包的仪式感不能丢,“北京买房压力大,家人都很理解,无论红包大小,都是我的一份心意。”对于极为重视家人的巨蟹座糖糖来说,千金难买与家人的欢愉时刻。

      福利猪肉没了 方便面取而代之

      六六所在的单位沿袭着给员工发福利的习惯,不过,今年到手的福利,让六六和家人大跌眼镜:一箱某品牌方便面,一瓶醋和一桶食用油。

      六六有点哭笑不得,如此接地气的年货配置还是头回遇到,以往,六六单位的年终福利至少还能有几箱水果和肉,六六觉得,这一箱箱的往家里搬,还真能有点丰收的感觉和过年的热闹劲儿。对于今年的“福利降级”,六六单位的员工私下开玩笑道:“肯定是肉太贵,发不起了。”

      至于真实原因,六六们不得而知,看着一箱方便面,六六心想,至少能省出半月早餐钱,毕竟,一顿早餐也得小10块。

      六六单位的“福利降级”还体现在年会上。过去几年,单位年会地点固定在某五星级酒店的会场,但今年,年会场地罕见的改到了北五环之外的小酒店,舞台搭建和设备大不如从前。

      让六六们颇有微词的还是今年的奖品设置,“以往的大奖通常是笔记本电脑,手机之类的,今年最大的奖也就是个Ipad。”更让六六不忿的是,以前就算不中奖,员工们还能收到个阳光普照奖,但今年,这种福利也取消了。

      千元红包代替奢侈品   商业“感情”不能断

      Sam是一家媒体的主编,以往每到年底,Sam除了忙着复盘一年的工作,制定来年的计划,还要奔波于各大企业密集举行的媒体答谢会。不过,今年,Sam的年底节奏舒缓许多。

      让Sam明显感到这种变化的是媒体答谢活动的骤减,直到本周,Sam参加了今年年底唯一一场答谢活动,Sam猜想,这大概也是唯一一场吧。

      不只是Sam感受强烈,这场答谢活动上,许久未见的老友K也发出感叹:“圈儿里人好久没聚这么齐了。”

      企业减少的不只是这种耗时耗力又耗资的媒体答谢活动,企业与合作伙伴之间的答谢礼品也一并能省则省了。

      Allen是一家公司的副总,前两年,每到年底,Allen必不可少的要去国贸商场打卡,眼都不眨地豪购几个奢侈品包包、项链等礼品,以送给公司的合作伙伴,聊表心意。

      不过,截至目前,Allen还没有得到上级“送礼”的授意,年关将至,Allen打算先给合作伙伴包个1000元的红包“意思意思”。

      仅四岁的“集福”活动   却难掀起全民狂欢

      自2016年支付宝春晚红包玩法之一“福卡”正式上线,“红包”这种带有趣味性的彩头游戏,引发了红包大战,移动互联网特有的人际传播与放大器作用,让“红包效应”呈几何级爆发扩散。此后的几年,集五福成为春节前的常规动作,抢红包成为“年夜饭”上的一道必备菜品。

      2016年,支付宝红包活动上线首年,集齐五福的不少玩家在除夕夜分享到两位数乃至三位数的红包金额。受此激励,往后几年,支付宝红包活动用户数激增,奕欢是其中之一。

      这几年,每当支付宝推出红包活动,奕欢都把它当成一种每天按时按量要完成的任务,时刻提醒自己“今天‘扫福字’了吗?”。不过,从结果来看,分到的红包也就几毛钱,还不如一场麻将来得直接,逐渐地,奕欢对于支付宝红包的兴趣淡了下去。

      这两天,奕欢还是偶尔会“扫福字”参与一下,不过,奕欢的动机再也不是为了除夕夜的红包。她觉得,当身边人都在集福的时候,当“你有**福吗?”成为人们聊天的热门话题时,自己还是要参与一下的,不过,对于错失的扫福字集福卡的机会,奕欢不再觉得遗憾和懊恼,对于能分到的红包额度,奕欢没有期待,也不认为会有惊喜。

      如今,传统春节活动远不能满足当代人的胃口,新春福利带给人的心理阈值也在一步步提高,“年味儿”,正在变得弥足珍贵。


      免责声明举报

      0
      ave

      评论

      评论

        还没有发布帖子哦~

        • 相关阅读
        • 推荐阅读
        • 心选好房

        上拉查看更多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