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取消
    选择城市
    选择城市
    热门城市
      按首字母查找

      从《蜗居》到《安家》,“海清”的买房经历告诉后人:买房要趁早!

      深圳淘房志

      2020.02.25

      不知不觉,《蜗居》播完11年了。


      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

      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费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

      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至少……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

      ——电视剧《蜗居》

      1

      蜗居时代:买房要趁早
      因为收入永远赶不上房价


      来到大城市发展的郭海萍(海清)和老公苏淳(郝平),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她和丈夫放弃家乡的工作机会来到大城市打拼。

      为了省钱在弄堂里租了10平米的房间,卫生间都是公用的。


      一个人刷浴缸,一个人刷马桶。他们互相开着玩笑,以后要在出租屋里“八年抗战”。

      两个人辛辛苦苦地工作着,奋斗着,计划过几年能够在江州(其实就是上海)贷款买套房子。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到上海七年了,海萍的妹妹海藻从高中都大学毕业了,夫妻俩依旧没有攒够首付。

      毕竟他们的工资加在一起一个月还不到一万。



      剧中有几段情节描绘出了买房的艰辛:

      几波人组团看房,房东问怎么说,看房的人七嘴八舌的出价:

      “我出38万”“我们多加2万”“我们现在就付定金”……

      “疯了疯了,当这是买菜啊,绝对不要和经纪公司的托一起买房。”海萍俩果断离开。



      几天之后,中介带他们看了个条件更差的房,加价的人仍然很多。

      现实告诉海萍,原以为是自己挑房子,但其实对预算不多的刚需家庭来说,是房子在挑人。



      在海萍的办公室,下班的同事问她南屏路怎么走:

      “哦,那挺远的。你先在楼下坐89路,然后到青少年中心下,再转66路,过江之后时代广场下。原地不动,坐193机场特线到松吴路,下来沿马路右边直走,右拐第二个红路灯就是。

      就看了一段时间的房子,海萍愣是把自己锻炼成了上海活地图。



      后来海萍生了孩子,小小的出租屋让这对夫妻深感局促,生活中的计量单位不再是多少钱,而是“平方米”。



      连续吃一个星期的挂面,骑自行车上班,一个月才省出33块钱,首付款遥遥无期。



      但真正让海萍绝望的是——好不容易看中一套偏远的房子,成功变成“百万负翁”,却被丈夫告知定金是靠高利贷借的。

      那一刻,海萍自己真的就像是无根的浮萍,孤独地随波漂流。

      极度渴望拥有房子的海萍,终于在2007年(也可能是2008年),在嘉定(疑似)买了一套126平的房子,总价90万,均价7100元/平。

      淘房君看了一下,2020年,嘉定的房价大约是3.5-4万元,也就是说,房价涨了至少5倍。



      房天下数据

      但剧中海萍工资约3600元,苏淳工资约5400元,夫妻税前总收入是9000元。2020年嘉定平均工资7350元。



      2020年嘉定平均工资7350元。

      从08年到2020年,12年过去了,房价涨了5倍,而工资涨幅才2倍多。

      电视剧既没有生活魔幻,也远不够深刻残忍。

      很多购房者说,在《蜗居》中看到是曾经的自己,贫穷、狼狈、落魄、走投无路的,甚至现在依然是这个样子。

      蜗居时代提醒刚需家庭,一定要尽早买房。




      2

      安家时代:有能力的情况下
      一定要置换最优质的资产





      “这都大半年了,咱们看的房子前前后后不下几十套,差不多就行了,再不买老二就要生下来了,到那时候怎么办呢?
      “你知道刚刚路上我一直在想什么吗?我觉得我们俩挺可怜的,俩博士毕业,两个人在这个地方,辛辛苦苦七八年,连一套像样的两居室都买不起,可笑吧!”

      “博士穷的多了,买不起房的也多了,博士怎么了?不照样得过日子吗?刚才咱们看那房子不就挺好的,不就少了间储物间吗?又怎么了?”
      “那是一间储物间的是吗?我是要把那件储物间给我们俩改个小书房,你看看我们俩现在,连个放电脑的地方都没有......”
      还是海清和郝平,再次演的夫妻在车里的一段对话让人泪目,戳中了一线城市里很多人的心声。
      没想到10过去了,这两口子的房子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好,还在为买房子而奔波。

      海清、郝平饰演即将生二胎的一对中年夫妻,都是博士毕业的,海清还是妇产科医生,算社会精英了吧!
      这次房子是有了,但1997建的板楼,60来平米的一房一厅,家里因为有老人帮着带娃,郝平只能客厅打地铺。
      现在怀了二胎,房子肯定不够住,必须置换成更大的房子,三代同堂在现实生活中也很常见。
      剧情里,海清半夜回家要加班,但老公睡在客厅,她只能坐在卫生间马桶上加班,头顶晾着正在滴水的衣服。

      有人觉得夸张,但夸张吗?弹幕里全是肯定的评论,道尽中年家庭的真实写照。
      在上海、北京、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60㎡的房子住三代人,一点都不夸张。

      孙俪说:“在这个城市如果连你们都买不起房,那就太不公平了。”但事实不就如此吗?
      今时今日,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的房价,不管你是本科还是博士,买不起就是买不起。
      海清特别想换房,但是不敢轻易换,而且特别挑。为什么挑?
      中年夫妻,上有老下有小,房子对于他们而言是一项倾家荡产的开销,实在是没有可能短期重来一次,是输不起的事。
      “工资涨的没有人口涨得快,人口没有房价涨的快,房子不可能一步到位”。
      后来海清买了传说中十年都卖不出去的“跑道户型”,未来如何,还很难说。
      置换房子的无力和抓狂,才让评论里很多中年夫妻感同身受。

      蜗居时代提醒刚需家庭,一定要尽早买房;而安家时代则是揭示一定置换优质资产,即便如博士这样的精英阶层,不紧跟时代也会掉队。

      3

      海清本人:人生如戏
      戏让人生更加深刻
      《蜗居》之后,海清暴红。海青认为,这部戏完全写实,“如果你看了吃不下饭、难受的话,那就恭喜你,生活就是这样。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海清也有过和片中类似的经历。
      出道后几乎一年才接一部戏,海清在演员中算是囊中羞涩的,《蜗居》播出一年前,海清还无车无房,她也像大多数白领阶层一样,望着不断飙升的房价“肝肠寸断”。
      海清表示,拍《蜗居》时还把自己的看房经历加进剧中:
      “我去看房子时,问他们(售楼处)周围有没有菜场、医院,他们说没有,但会所里有一个雪茄吧。
      我当时就蒙了,雪茄吧?我们要雪茄吧干嘛?他们说,这是高尚住宅的一个物业标准。
      我当时掉头就走了,我说连菜场都没有的房子有什么用?难道老百姓吃菜都是空运过去的?
      两年后,海清终于在北京三环外买了一套二手房,扛着供房压力,海清也像海萍一样买彩票,等着天上掉馅饼。
      “我曾经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就祈祷能够中五百万。那会儿拍戏,我就让公司司机帮我买,我们约定,如果他回来车灯打闪就说明中了,没闪就说明没戏,结果车灯没有一次闪过。”
      演完《蜗居》,海清对生活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现实真的很难很难。
      光阴流转,从2009年《蜗居》到2020年《安家》,11年,“海清们”买房的故事敲打在多少都市男女心头上,有多疼?


      买房的人,各有心酸;

      买房的话题,永远都说不完;

      唯一不变的真理是:买房要趁早!

      免责声明举报

      22
      ave

      评论

      评论

        还没有发布帖子哦~

        • 相关阅读
        • 推荐阅读
        • 心选好房

        上拉查看更多资讯

        首页